ALOTREASUReeeeeeee

从豆腐带娃延伸而来的冰淇淋吻

来源是豆腐ins里的带娃照(就是忽然潮男那一张)真的太太太太温柔了,豆腐丝女孩的视觉:这么温柔的豆腐小火箭会不会很想亲?(反正我挺想(划去

然后就有了这个很小很小的脑洞(1000来字的纯糖。主要是最近微博lofter里看的都是玻璃渣,忍不住动手产糖续命(然后又能继续吃刀子!)

P.S. 莱伊是他俩团子的名字(瞎起的)OOC我的锅。

P.P.S.重发了一次因为实在无法忍受这个混乱的格式,然而实在不熟手机格式,尽力了…

然后是正文。



Ice cream tastes like you.


罗伊斯终于扛不住莱伊的软磨硬泡,起身去游乐场里的甜品店给他买冰淇淋。


其实他是受不住莱万看过来的那抹墨蓝,里面深沉的温柔和纵容让他立刻大脑当机,什么不做溺爱的父母、什么儿子撒娇的时候要理智,全都抛诸脑后。


莱万说:“去吧。买一个就好。”然后他从罗伊斯怀里接过胖小子。他的手掌习惯性地在罗伊斯的腰部流连片刻,在罗伊斯禁不住的轻颤中差些乐不思蜀。但还是节制地冷静地干了正事。


罗伊斯怀里一空的瞬间,下意识地低头好让自己透粉的脸颊躲过父子两人的目光。他有些微恼羞成怒的势头,心里却还在不住悸动,最后只好哀怨地看一眼面前的父子两人,嘀咕道:“父子俩一个样……”抬眼撞进莱万含笑的眼底,猛地转身干脆眼不看为净。


正值假日,游乐场里人满为患,更何况是合家欢的甜品店,每个排队的人都身负全家冰淇淋的重任。罗伊斯有些不耐,掏出手机打发时间,wechat里莱万来了消息说他带儿子到附近湖边的椅子上休息。


罗伊斯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好一会儿,手指滑着往上翻两人的聊天记录,那些日常的、调情的、耍流氓的、深情的话。然后他把下半边脸埋进衣领里,嘴角一边微微勾起。


甜品店的服务员觉得眼前的金发帅哥分外养眼,不止长得好,还对她笑得这么灿烂,比前面一列疲惫而面无表情的顾客都要好多了。


罗伊斯当然不知服务员想什么,他大概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好心情已经大剌剌全写在了脸上。付好款,拿好冰淇淋,他迫不及待就往莱万和儿子那边赶过去。


举着香草味冰淇淋的罗伊斯到了湖边,刺眼的阳光迎面而来,视线里的一切都变得毛茸茸的。罗伊斯远远就看见那父子俩根本没有在休息,而是在椅子边踢球。莱万娴熟地把球从儿子的小胖腿间穿过,莱伊慢半拍地转身看着爸爸和球瞬间就到了另一边,又卯足了劲儿去抢,结果又被故技重施。这下他转身过猛失去了重心,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。莱万把球踢到椅子边,然后蹲下身去把儿子扶起来。


罗伊斯一走近就看到莱万侧着脸对怀里的莱伊说着什么,酒窝在他的脸上和那微微垂下的眉眼一起,那是一种深邃的沉静的温柔,还带着些微稚气,温柔得罗伊斯即使迎着阳光也舍不得眨一下眼。


定在原地欣赏了好一会儿,直到莱万意识到而看过来,两人静静地交换眼神。


然后罗伊斯快步走过去,弯腰,伸手遮住莱伊的眼睛,嘴唇碰上去的瞬间直接让舌头在莱万的唇间巡逻了一圈。


这个吻不过几秒,松开后罗伊斯往后退,若无其事地把冰淇淋递给莱伊,叮嘱他慢点吃,不要弄脏衣服。

    

莱万的目光太过炙热,罗伊斯再怎么样也难以忽略。他看都不用看就知道,莱万现在的眼神肯定全然暗了下来,眼里的深蓝更加莫测,里面潜藏的风暴能让罗伊斯产生离心般的愉悦感。但他就是憋着一股子气不看过去,任由莱万被撩起了火却无可奈何。他看着莱伊吃得满脸都是,一边嫌弃一边给他擦嘴。莱伊舔着冰淇淋看罗伊斯,说:“爸爸为什么只买一个啊,只能我一个人吃了。”罗伊斯歪歪嘴角,睨了儿子一眼,然后说:“那就让爸爸吃一口。”说完也不等莱伊答应,一口吃掉了好一块,气得莱伊小手推了罗伊斯一下,奈何推不动,跌跌撞撞地埋怨:“一会儿,莱万爸爸,又吃一口,我就没了!”

    

莱万笑出了声,他摸摸儿子的头,说:“乖,只要你转过身去我就不吃你的。”

   

莱伊将信将疑,但莱万说的话他向来是听的,于是他转过身背对着两个爸爸,继续一口一口舔他的冰淇淋。

  

莱万的笑意没有消失,目光即使在和莱伊说话的间隙也没有离开过罗伊斯。他在莱伊转过身后不过片刻,就倾身把罗伊斯嘴唇上的冰淇淋占为己有并深入罗伊斯的唇舌,辗转着细细品尝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Treasure.

 

 

昨天太阳非常大。在学校里有装修工人打赤膊,出了门口看见环卫叔叔在乘凉,在天桥上小摊阿姨和顾客讨价还价,过马路偶遇曝光过度的母子两人,两位小哥在修横竖放置的小黄车,路边的小区有阿伯在补鞋,小食街杂乱中透着美好的烟火气,又偷窥到居民们在乘凉吹水,看见送羊奶的小哥发出想喝的声音。

正好在听的Lukas Graham在唱。

It was a big big world, 

but we thought we were bigger.